2014年,七月,流火。避暑圣地,皇家猎苑,木兰围场博物馆,却凉风习习,人头攒动。为期两月的“赵华干花展”在这里举行。人们抬头仰望,不时交头接耳,“咔!咔!”纷纷拍照。看到那寻常的不能再寻常的满山遍野花花草草,经过艺术加工,变成装帧精美墙上艺术品,发出由衷的赞叹。

  赵华(1952年~~~),在那个凭成份论人生的年代,“富农羔子”“叛徒崽子”的烙印一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升学、当兵、转工都没有他的份,只有“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下乡一条路可以走。“骑马湿透鞋,摔倒草来救,转眼不见人,对面不见牛。”“冷风吹心汗水流,此事鬼代鬼也忧。度日如年时如月,此事还得几春秋。”这是18岁的知青赵华面对艰难困境写在桦树皮上的感慨,也因此挨到了批斗。

  斗转星移,随着父亲的平反解放,青年赵华的知青生涯也随之结束。返城,到邯郸中专学习,进县糖厂工作。这期间,他一直勤奋学习,笔耕不辍,并因此调到政府办当秘书。1984年担任外旅侨办副主任,主抓外事、旅游、侨务工作,这一干就是十几年。

  1988年,赵华随团到德国考察猎场项目的时候,在一家餐馆看到娇艳欲滴的玫瑰干花,立刻被吸引住。那精美的工艺,栩栩如生的形象,令他久久难忘,也使他产生了引进中国的想法。

  1989年和1990年,通过国家专家局,围场外事办聘请到日本专家石川纯夫夫妇,先后两次来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传授“压花”技术。

  压花,就是用植物拼图,用植物作画。压花画,是利用物理或化学等方法,将植物包括根、茎、叶、籽、表皮经脱水、保色、压制干燥处理而成的平面花材,进而将花材作为创作材料,经过巧妙构思,细心拼贴在卡纸、布料等衬物上,形成一幅幅精美的装饰画,贺卡和生活用品。

  这是一门深受大众喜爱的民间艺术,也是品质高雅的花卉艺术。其魅力就在于能够超脱花、叶的自然形态与颜色。集自然美与人文美于一身。同时,由于压花使用的材料来源于植物的根、茎、叶、籽及表皮,其必然使得压花作品具有了属于自己的个性——用才的独特性和作品的唯一性。

  此后的二十多年中,在工作之余,赵华便开动脑筋,调动生活中的积累和对美得观察,大胆创意,运用各种花草叶片,设计创作出一些别具风格作品。有的是原花、原色、原味;有的采用插花的组合方法去展现;有的采用版画、线描的手法去表现;有的风格活泼、浪漫,表现抽象。

  在一系列压花艺术创作中,赵华特别着意国画中写意创作手法,并摸索、自创了一种技法和心得:除去花草在我们头脑中固有自然形态和认知,把花和草当做墨汁和颜料,即“撷草为墨,择花为色”,进而再创作古画,习作大师的名画和花鸟山水画,收到非常不错的效果,找到一条融古开今,创新文化艺术,形成自己的压花艺术风格,从而造就了赵华压花作品的独特性和唯一性。

  由于青年时代赵华爱好广泛,对文学、美术、书法、音乐、木工等艺术均有所涉猎,所以,退休后的赵华做起干花事业来,如鱼得水。他的作品时而古香古色,时而现代时尚;时而气韵流淌,时而荡气回肠;时而写意抽象,时而精致入微。参观赵华干花展的人们,既是和大自然一次亲密接触,又是视觉和心灵得到一次美的熏陶和艺术享受。

  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位于河北省承德市北部,总面积9219平方公里。处内蒙古高原和冀北山地的过渡带,为阴山山脉、大兴安岭山脉的尾部与燕山山脉的结合部,地势西北高东南低,海拔高度700~1900米。境内各门植物有170余科、470余属、1100余种,可谓物种丰富。

  作品中,我们看到,金莲花、干枝梅、狼毒花等花草和叶片已经被打破原有形态,剪辑、拼接,形成一幅幅活泼灵动或婉约大气的山水国画。赵华也一再强调,干花书签的实用性。学生时代,山区孩子会直接用上下学途中采撷的植物叶片或花朵夹在书里阴干做书签。如今,经过艺术加工,让这些花草变成真正书签,也是圆了许许多多热爱大自然孩子或者成年人的梦吧。

  赵华,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旅游局退休干部,他的干花作品先后在围场、承德展出百余幅。2014年参加第二届中国园艺学会压花展,获得县、市、国家有关部门的好评和奖励。

  “单于献牧场,木兰始围帷。不图狝狩乐,意在固边陲”。这是1986年中央电视台由赵忠祥解说播出的电视纪录片《被遗忘的皇家狩猎名苑——木兰围场》中赵华创作的歌词。木兰围场,昔日大清朝的皇家猎苑,野生资源丰富,历史悠久。随着国家对文化产业的整体重视,旅游资源的深入开发,赵华和他的干花事业势必形成文化产业,带动县域下岗职工和农村闲置人员再就业。同时,外地进坝旅游人员也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坝上本地特色旅游纪念品。从此,花香不再一季,艺术从草间步入殿堂。圆了许许多多前来坝上旅游人的“带走坝上”之梦。可谓功德无量,意义深远。

  “撷草为墨写诗填词书经典,择花当色涂山染水画圣贤。”是赵华书于叶缘宅工作室的对联,也是他心灵的写照。